首页 > 新闻中心 > 高端技术 > 注意缺陷多动障碍儿童的推理研究

注意缺陷多动障碍儿童的推理研究

  • 来源:上海六一儿童医院
  • 作者:林医生
  • 咨询次数:
  • 分享到:

  中国儿童保健杂志2010年04月第18卷第4期 CJCHC APR.2010,Vol 18。No.4
 
  文章编号:1008—6579(2010)04·0315-03
 
  注意缺陷多动障碍儿童的推理研究
 
  崔振菊1,王晓媛2,史积善3,王廷礼1
 
  (1北京六一童康科技发展中心,北京 100025;2山东省微山县人民医院,山东济宁 277600;3上海六一儿童医院。上海200000)
 
  中图分类号:R749.94 文献标识码:B
 
  摘 要: 注意缺陷多动障碍(attention-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ADHD)是儿童 常见的神经行为障碍,也是学龄儿童患病牢的慢性精神健康问题之一,对儿童的身心发展、学习、生活等产生十分不利的影响。近年来对其的研究主要集中于注意力、抑制和干预等方面,但对于ADHD患儿的推理研究还不多见。本文将从推理的定义、测量方法和干预措施三个方面人手对推理研究进行展望。
 
  关键词:推理;执行功能;测量方法;干预;展望;注意缺陷多动障碍
 
  注意缺陷多动障碍(attention—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ADHD)是儿童 常见的神经行为障碍,也是学龄儿童患病 的慢性精神健康问题之一。ADHD的患病 国外报道为5%~10%;根据我国七项主要研究的荟萃分析,患病 为4.31%~5.35%[1]。关于ADHD儿童和正常儿童的研究表明,他们在抑制和注意等认知活动中存在缺陷,而且ADHD儿童在工作记忆(working memory,WM)、执行功能(executive functions,EFs)等方面表现也不好[2]。在ADHD儿童表现的诸多症状中,研究者对抑制和注意力方面的研究较多;而且,在提高和改善ADHD儿童注意力和抑制功能方面。药理学的干预起到非常 的作用¨]。然而,即使对他们进行药物治疗,在学校里仍有一些智力较好的ADHD儿童还是考试不及格。显然,对于ADHD儿童来说,还存在其它方面损伤,例如那些对学习有 影响的、需要高条理性和高秩序性的执行功能等。如果能找到那些对ADHD儿童学习成绩有影响的因素并进行干预,那么ADHD儿童的学习成绩就能提高。推理,这个复杂的、精通学习所必须的执行功能,尽管它与学业失败存在内在的、必然的联系,但在ADHD研究的文献中。很少研究者对其进行研究。此篇综述的目的是介绍 近关于ADHD儿童的推理研究以及对未来研究的展望。
 
  1推理的概念
 
  推理能力在生活的各个方面都是必不可少的。从学术观点来分析,一定的推理能力需要具备阅读理解能力、数学计算能力、科学理解能力以及一般问题的解决能力;从社会认知视角来分析.推理又是心理理论(theoryof mind,TOM)的一个必不可少的成分。当前学者把推理定义为:推理是一种持有和操纵信息、分析其组成成分、能够用自己现有的知识对新信息进行整合.形成新的观点或者解决问题的能力。所以,在推理过程中要求个体有选择地注意信息.才能抑制和忽略那些不相关和不必要的信息,以便充分利用工作记忆的能量有限特性,运用已有的知识对新信息进行整合和分析。
 
  学习活动是一个复杂的认知过程,它需要学生具有良好的执行功能。执行功能的定义为:有计划、以目标为导向并包含问题解决、策略选择、监控和目标维持的执行过而且在这个过程中为了完成目标要保持认知灵活性以调节行为[7]。因此,执行功能包括推理能力。
 
  2推理的测量
 
  2.1推理的神经心理测量  一些关于复杂执行功能的神经心理测验大部分都是评估推理能力的一种形式,包括WISC—I]I(Wechsler Intelligence Scalefor Children Third Edition,WISC一Ⅲ)、WCST(Wis—consin Card Sorting Test,WCST)、塔任务(Towerof London,TOL和Tower of Hanoi,TOH)、TMT(theTrail—Making Test,TMT)以及迷宫、矩阵图、finger-copy任务ROCFT(Rey—Osterrieth ComplexFigure Test.ROCFT)、WJ—III COG(WoodcockJohnsonIII Tests of Cognitive Abilities,WJ IIICoG)等。这些特殊的神经心理测验或者测验的一些分量表需要视空间推理、计划、组织、分析与综合等认知操作.因此,涉及这些认知操作的测验在本文中将被作为研究ADHD儿童推理能力的一种方法。
 
  2.1.1视觉空间推理和计划  SD  Mayes等以6~16岁的ADHD儿童、孤独症和脑损伤儿童为对象,采用WISC—Ill测验中需要视空间推理和计划的分量表(图片填充、积木造型等)进行测量,结果发现ADHD儿童的损伤小于孤独症和脑损伤儿童。研究者还认为,ADHD儿童的视觉空间推理和计划方面的缺陷小于注意力方面的缺陷。SP Hinshaw等[93采用ROCFT测验对11~18岁患有ADHD的女生与正常女生在注意力、执行功能和语言能力方面进行研究,结果发现测验成绩存在 影响。这表明ADHD儿童在神经心理和执行功能方面存在缺陷,并推断这些方面的缺陷至少还会持续5年。CM Semrud等[10]以一些9~15岁的ADHD儿童为被试,以TOL为测量工具,研究并未找到对TOL测验成绩有 影响的损伤。相反,对6~10岁的ADHD儿童[11]以及7r~9岁的ADHD儿童[他]进行TOL测验,发现这些儿童存在 的能力损伤(im-paired ability)。LK Hartier等[131采用WJ-III COG测验中的计划分量表、WISC—Ill测验中的Wechsler迷宫测验以及WlSC—Ill PI量表中的Elithorn迷宫测验,对177名8~12岁的儿童进行实验,其中ADHD儿童93名,控制组儿童85名,研究结果表明,在两种不同的迷宫测验中8~12岁的儿童与控制组相比存在 地缺陷。视空间推理和计划是成功推理必不可少的条件。上述大多研究证明ADHD儿童视空间推理和计划能力受损伤,这也为进一步解释ADHD儿童学业失败提供依据。
 
  2.1.2 演绎推理和归纳推理  LK Harrier等采用WJ—III COG测验测量分析、综合以及概念重组能力,在数据分析过程中发现年龄和性别在不同的测验中对测验成绩的影响不 ,智力作为一个协变量进行处理时作用 ;而且他们的实验结果还表明,冲动、多动型ADHD儿童和混合型ADHD儿童在分析、综合以及概念重组任务中的表现更差,而单纯的注意力缺陷型ADHD儿童在这些任务中却表现很好。学者认为分析、综合以及概念形成对概念重组来说是一个尤为重要的任务,在他们的调查研究中均发现归纳推理和演绎推理被损伤,这也进一步表明ADHD儿童不能很好地执行一些复杂的认知任务。
 
  2.2 推理的实验测量  MC Passolunghi等编制一些包含不相关的数字或文字的数字问题,对9~11岁的ADHD儿童的数学能力进行研究。结果发现,ADHD儿童比正常儿童以及有数学障碍的儿童的表现都差;由于ADHD儿童在工作记忆阶段操纵相关信息和抑制不相关信息的能力差,以至于他们数学推理受损。讲故事是另一项在分析与综合过去信息时需要具备保持信息能力的任务。K Renz等采用讲故事的方法,对7~8岁的ADHD男生与正常男生进行研究。研究者给被试呈现一幅图画,然后要求被试对图画上的信息进行分析与综合,讲述一个前后连贯、有组织的、有目标指向的、完整的文字故事。研究表明,在立即进行的言语任务上,ADHD患儿在计划和组织方面存在缺陷。
 
  LK Flory等对7~9岁的ADHD儿童故事的即时理解进行研究。此研究是为了推论像计划和工作记忆这样复杂的执行功能是否比无意注意和去抑制对故事即时理解的影响更大。对于故事理解的
测量是基于儿童对一本无字的图画书的讲述。结果用组织和计划以及目标完成进行评价。而且,实验用塔任务来评估计划、工作记忆任务,用go—no—go任务评估注意和去抑制。有研究结果表明,在故事即时理解方面,与正常儿童相比ADHD儿童在计划和组织方面存在 缺陷¨31;结果还表明,无意注意(用go-no-go任务进行测量)比计划(用河内塔任务进行测量)对即时讲故事能力的影响更大。但是,计划比去抑制(用go-no-go任务进行测量)对即时讲故事的影响更大。即对于ADHD儿童来说按照计划和目标而维持注意的缺陷对推理能力有一定损伤。研究者认为,ADHD儿童在讲述一个与正常儿童相似的、尽可能详细的故事时,由于ADHD儿童维持注意力方面存在缺陷,他们在深加工方面与正常儿童相比有所下降,出现理解障碍。
 
  A McInnes等将77名9~12岁的儿童分为四组,分别为:ADHD组、ADHD+语言损伤组、语言损伤组以及正常组;他们要进行下列任务:基本语言、认知技能、言语和空间工作记忆以及听力理解。在这项研究中,为儿童提供一项简短的口头上的评述性的言说(expository discourse),然后,儿童根据评述性言说的内容进行推理以回答问题。研究结果发现,在理解评述性言说的时候,ADHD儿童和正常儿童的表现不同,一旦用到推理的知识,ADHD儿童就表现出缺陷,这说明ADHD儿童在言语推理能力方面存在缺陷。JF Gamino等对8~15岁的ADHD儿童和正常儿童进行研究,方法是给被试者一定的材料,让他们基于给定材料形成概念。基于材料立即形成一个概念需要在工作记忆中分析这些信息,以及用现有知识进行总结来实现对信息的维持和操纵,这是一个运用推理的过程。结果表明,对于ADHD儿童来说,把信息浓缩为一个包含要点的抽象概念的能力存在缺陷。C Clark等采用六元素任务(Six Element)对12"--15岁的ADHD儿童以及0DD(oppsitional defiant disorder,0DD)儿童的计划、策略制定和目标维持能力进行研究,结果发现ADHD儿童在策略制定和执行过程中存在缺陷。他们推断ADHD儿童在完成任务目标的过程中不能充分利用计划和监测能力。这也进一步为ADHD儿童存在推理缺陷提供了证据。
 
  3.推理的干预研究
 
  在一些关于推理能力干预的研究中,T Kling—berg等验证了这样一个假设:潜在的、足够的工作记忆容量能够提高复杂的推理能力。特别是,工作记忆对新信息和原有知识的操纵和分析、计划和目标设定提供了空间。为了开发潜在的工作记忆容量,Klingberg等对14名7~15岁的儿童(ADHD儿童7名,正常儿童7名)利用计算机进行训练以其提高工作记忆容量,并希望改善其即时操作和分析信息的能力。
 
  工作记忆训练共进行5周,一周4~6 d,一天约20 min。采用楼梯踏步的方法(astair-stepmethod)进行训练,训练包括5个内容:视空间训练、字母广度训练、数字广度训练以及选择反应时任务。为了确保每个儿童与他们的工作记忆容量接近,训练因人而异,并且在每一个训练过程中难度适宜。训练结束后。ADHD儿童在瑞文推理测验中(Raven"s Progressive Matrices)成绩 提高(这个瑞文测验是复杂执行功能的神经心理测量方法)。
 
  另一个对ADHD儿童推理能力进行干预的方式为由上到下(a top—down method)的方法。JFGamimo等对28名8~17岁的ADHD儿童进行个别干预,干预主要以纸笔任务为主,对元认知和认知策略进行训练,以达到对认知机制的练习。12周后发现接受直接认知策略指导的14名ADHD儿童推理损伤得到改善。认知策略指导涉及到通过已有信息对新信息进行分析,在分析过程中,用元认知策略指导形成(produce)选择性注意、对不相关信息的抑制以及高水平概念。在12周的时间里对他们训练14 h,结果发现他们在提取要点和基于目标形成概念的能力得到 的提高,即分析与综合能力得到改善。然而,进行12个周的行为干预的14名ADHD儿童在要点提取和基于目标形成概念的能力并没有改善。
 
  4.展 望
 
  1)以不同年龄阶段的ADHD儿童为被试,研究结论存在分歧,年龄对ADHD儿童推理能力的影响如何以及推理缺陷在ADHD儿童中的存在比例均需做进一步研究;2)以TOL任务为测量工具时,关于ADHD儿童推理能力的研究结果不一致,那么TOL任务是否能作为测量推理能力的工具以及推理测量方法的规范都有待于进一步研究;3)在干预研究中,对工作记忆进行训练和认知指导能够提高
ADHD儿童的推理能力,但由于认知指导中干预方式不同,干预效果也不一样。那么对于不同类型的ADHD儿童的干预方式和训练内容应进一步完善,以便应用于临床使ADHD儿童早日摆脱学习困境。
  文章内容来自:http://www.cnki.com.cn/Article/CJFDTotal-ERTO201004024.htm

如有疑问,可免费咨询在线医生,我们会从专业的角度为你认真解答疑问,我们的服务人员将热情为您服务!

专家热线:021-65861120 地址:上海市静安区宝山路455号

推荐医生

more